www.yzcruises.com

四川商旅國際旅行社 2002-2016
咨詢電話︰027-82626959
咨詢郵箱︰ask@yzcruises.com

西陵峽

 

        
 

介紹
“秭歸勝跡溯源長,峽到西陵氣混茫。屈子衣冠猶有冢,明妃脂粉尚流香。兵書寶劍存形似,馬肺牛肝說寇狂。三斗坪前今日過,他年水壩起高牆。唐僧師弟立山頭,燈影聯翩豬與猴。峽進天開朝日出,山平水闊大城浮。已歸東土清涼界,應懲西天火焰游。五十年來天地改,渾如一夢下荊州”。 這是郭沫若在時隔五十年再游西陵峽後寫下的《過西陵峽》這首詩,作于1961年。詩中描繪了西陵峽壯美的風光,囊括了峽中的著名景觀。西陵峽因宜昌市的西陵山而得名,西起巴東官渡口,東止宜昌南津關,全長120千米,是長江三峽中最長的峽谷,也是自然風光最為優美的峽段,北宋著名政治家、文學家歐陽修為此留下了“西陵山水天下佳”的千古名句。

西陵峽分為四段︰香溪寬谷、西陵上段峽谷、廟南寬谷和西陵峽段峽谷。其中香溪寬谷長約45千米,谷中有兵書寶劍峽、牛肝馬肺峽、崆嶺峽等名景,廟南寬谷長約 33千米,谷中有燈影峽、黃牛峽等名景。峽內風光明麗,雄偉壯觀,兩岸峰巒高聳,夾江壁立,峻嶺懸崖橫空,奇石嶙峋,飛泉垂練,蒼藤古樹,翳天蔽日。

西陵峽中的宜昌段,西起秭歸香溪,東至宜昌南津關,全長76千米,這里山奇水秀,峽中有峽,峽峽相連,尤其是號稱“西陵四峽”的兵書寶劍峽、牛肝馬肺峽、崆嶺峽、燈影峽更是風光奇異,聲明遠播。

燈影峽位于湖北宜昌縣西南部,長江三峽西陵峽石牌以西。因峽東南岸象鼻山頭屹立著兩塊奇石,形似《西游記》中的唐僧、孫悟空師徒二人。每當晚霞透射峰頂時,由遠處望去,似燈影搖曳,故名燈影峽。燈影峽又名明月峽、扇子峽,是因峽內岩壁多呈銀白色,宛如明月,故名明月峽;因南岸扇子岩重山壁立如扇,故名扇子峽。

長江東流至此折向南流,峽谷呈南北向彎月形。上起南沱,下至石牌,長8公里,峽谷相對高度500-600米。峽內石灰岩結構,形成陡崖峭壁,奇峰異石遍布林立。北岸峽壁石灰岩頁岩平台的接觸帶,清泉四溢,從陡壁跌落,形成許多飛流直下的瀑布,景象萬千,蔚為壯觀,素有“無峰非峭壁,有水盡飛泉”之說。沿江兩岸植物資源豐富,山麓緩坡處多柑桔林,山背後的金剛山,為名茶“金剛銀針”的產地。

兵書寶劍峽位于長江三峽西陵峽西段,湖北省秭歸縣境內。西起香溪河口,東止新灘。長約5千米,江面最窄處近100米,沿岸岩壁主要由石灰岩構成。因峽
北岸崖壁石縫中有古岩棺葬的匣狀遺物,形似書卷,相傳是諸葛亮藏的兵書,其下有一塊巨石直立似劍,插入江中,傳說是諸葛亮藏的寶劍,故名兵書寶峽。又因“書卷”其色似鐵,又名鐵棺峽。傳說諸葛亮曾經在此駐兵屯糧,亦稱米倉峽。

據南宋王象之在《輿地紀勝》中記載,因“兩岸壁立,白石隱現,狀如白狗”,故又名白狗峽。過去江中礁石密布,險象環生,航行十分艱難。枯水期航道寬
僅60余米,逆水船需絞拉過灘。沿岸奇峰綿延競拔,絕壁千尋。緩坡處多茂密的柑桔林。境內有屈原大夫祠、太公釣魚石、玉虛洞、月亮洞等著名景點。

牛肝馬肺峽位于長江三峽西陵峽西段,湖北秭歸縣境內。為西陵峽中著名的險灘之一。因北岸岩壁有兩團四、五塊赫黃色岩石重疊下垂,一塊形如牛肝,一塊狀似馬肺,故名牛肝馬肺峽。此峽處于新灘和廟河之間,長9.5千米。江面最窄處約百米,主要由石灰岩構成。峽中峭壁對峙,奇峰突兀,岩壁間飛瀑高懸,林木蔥郁。

清光緒二十六年(1900),“馬肺”下半部被英國軍艦槍炮轟缺。因此郭沫若在《過西陵峽二首》詩中道︰“兵書寶劍存形似,牛肝馬肺說寇狂”,飽含侵略者的憤慨之情。

崆嶺峽位于長江西陵峽西段偏中,湖北省秭歸、宜昌兩縣交界處。崆嶺,原名崆 , 是一種有窗戶的船。空聆就是空船。據《史記》記載,因江流湍急,舟行困難,此峽有俗語說︰“青灘泄灘不算灘,崆嶺才是鬼門關”之稱。比起水位急灘青灘和泄灘,崆嶺灘更為凶險,是江上的“瓶子口”。由于航道狹窄,水勢又急,因此每當有船至此,“必空其聆,方可上下”,故名空聆。峽名據此意傳為崆嶺峽。

此段長2.5千米,江面最窄處約200米。峽中峰巒迭秀,屹立在峽江南北,高出江面千米以上,千姿百態,引人入勝。從前灘多激流,礁石林立,有名的險灘即有“二十四珠”。清光緒二十六年,德國“瑞生號”輪船觸礁沉此。

崆嶺峽內有崆嶺灘,峽以灘名。峽內有一小段又叫黃牛峽。因為岸邊的一座山上有一塊岩石酷似人牽黃牛,所以又叫黃牛山。峽又因山得名。有一首民謠是這樣說的︰ “朝發黃牛,暮宿黃牛,三朝三暮,黃牛如故。”說明這段江流水急,暗礁多,木船行駛,十分吃力,又要時刻小心謹慎,所以行駛速度很慢。于是,走了好幾天,黃牛山依然在視線之內。如今,峽內河道經過整治之後,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了。

舊時西陵峽灘險水急,礁石林立。“白狗次黃牛,灘如竹節稠”,這是白居易形容西陵峽內險灘密布的名句。 如今的西陵峽是壯麗的景色依舊,洶涌的惡浪不再了。江面風平浪穩,水流平緩,船只暢行無阻,如履平川。